-XueCo-

【叶修中心】(千波湖夜话番外一 )人生的绚烂是执念——专访空中陵墓考古领队叶修


        不知道有没有正文的番外

        叶吹

        最后为叶神打call

番外一:人生的绚烂是执念——专访空中陵墓考古领队叶修

         叶修说,最好的专业是没有从事过的专业,但一旦选择了,桃色美梦终将消歇,必要代之以责任之心来维持久远。

   
    记者/阿珂

   
         自从千波湖夜话播出以后好评如潮,不少观众都称呼叶修为考古男神,我们也收到观众的留言,强烈要求再见一见男神。因此苏黎世考古峰会召开前夕,多方沟通下有了这次采访的成行。跟千波湖夜话核心在空中陵墓上不同,本次采访是叶修老师的独家专访。

   
         叶修是B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毕业于B市历史系,初入社会就作为团队核心参与了被誉为荣耀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列屏群山遗址发掘保护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田野考古经验。他也是荣耀史上的考古奠基人,参与编纂了大部分考古专业的教科书并被沿用至今。此后他先后担任领队发掘了同为荣耀十大考古发现的恰克镇遗址和多拉竞技场,并编写了荣耀田野考古手册,被称为荣耀考古第一人。

         当了解过他的经历,再回头来看时,称他为传奇也不为过,叶修确实是一个伟大的人

         对叶修的采访约在B大他的工作室里,采访组驱车到达的时候叶老师的两个博士生小邱和小乔已经站在路口等我们了。

   
         “叶老师现在正忙,可能得稍微等一会儿。”小邱把我们带到工作室坐下,小乔给我们端来水。

   
         叶修的工作室是一个仓库改建的,因此非常宽敞。墙角和桌上到处都堆着待整理归档的部分文物,多是些不易损毁和氧化质变的器具。里头还摆放着一张屏风作为隔断所用。据悉这个仓库以前是他们院系堆放杂物的,因为叶修的工作室被学院划拨给了新来的年轻老师没有空余的办公场所,所以叶修主动提议要来了这个仓库。看过我们纪录片的读者应该还记得仓库之前的样子,变成现在这样其实是考古系韩文清老师看不过去带了一帮学生给仓库粉刷了一遍,又安装了空调添置了不少设施。当然纪录片由于时长限制这个细节并没有呈现出来。
   

         “你们来啦,等一会儿啊,马上就好。”叶修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
   

         征得叶修允许我们走到屏风后面去,只见他衔着一把大排刷站在桌子上,正在往板子上裱画。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他裱画。这是一幅一丈二竖幅半开的水墨山水画,画上远山近水浓淡相宜显得气势磅礴。得益于叶老师的耳濡目染,我现在也稍微能分辨出一幅画的好坏了。
   

         叶老师虽然是学历史出身,但他的艺术修为也相当了得,在考古队里他可以身兼数职完成考古专家、历史学家和艺术史专家的工作。他博闻强识,学养深厚,毫不夸张的说可以称得上是纵观古今。但他丝毫没有夸夸其谈和高高在上,相反的,除了考古系沿用至今的守则和各类教科书以外他从不公开发表自己的任何言论见解。

   
         “再等一会儿啊,再把那副画裱上就成了。”

   
         叶老师口中的那幅画就放在桌上,旁边放着喷壶、浆糊和裁好的纸条。画是一幅小景,题词上写着赠韩文清老师惠存,次一行又写辛卯年十月二十日於千波湖畔,再次一行只一个修字下钤一枚闲章。
   

         老见叶老师跟韩老师争执,还以为他们同事之间矛盾很深,原来竟不是这么回事吗?

   
         “韩老师就是太有原则,又老板着张脸,看上去吓人而已,其实内里还是一个四讲五美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不会要你们钱包的。”叶老师笑着调侃。
   

         跟叶老师聊天是件很有趣但是又很闹心的事,他绝对是有问必答的,可是回答的内容真真假假还有待商榷。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了解一个真实的叶老师。
   

         叶老师其实是个很妙的人,跟他在一起绝不会乏味无趣,他总有无数别人闻所未闻的见闻。当然放起嘲讽来也毫不嘴软,曾经有学生就因为把考古当成炫耀,带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去看陈列室的文物,导致文物损毁被叶老师怼哭了。他从来不会小心翼翼的呵护学生,在叶老师看来,一个十八岁的成年人应当为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了。
   

         在等叶老师裱画的过程中我们将观众的留言说给他听。
   

         听到不少观众称呼他为男神,嚷嚷着要学考古来听叶老师放嘲讽,他笑问,这些小家伙光记住我嘲讽了,就没点别的?没说我帅?不能吧,肯定是你们没告诉我。

   
         我们在工作室笑得东倒西歪。

   
         玩笑过后,叶老师说,最好的专业是没有从事过的专业,但一旦选择了,桃色美梦终将消歇,必要代之以责任之心来维持久远。
   

         他说,学考古需要掌握大量专业知识、了解历代墓室的建造手法、非比寻常的耐心和毅力,但与之不成正比的是考古人员们一年到头生活在田野,远离城市、没有娱乐、日子过得像个苦行僧。它不是什么梦幻中的星辰大海,诗与远方。
   

         裱完了画,叶修带我们上楼,我们坐在葱茏的花木中打开了录音笔。

最初的朋友

         叶修是荣耀共和国第一批投入到考古事业中去的人。那年列屏群山被盗,共和国金主席紧急召集一支历史学专家奔赴到对列屏群山的发掘保护中,叶修就是第一批赴列屏群山遗址队伍里最小的成员。我们现在常见的工具、技术在那时候都是一片空白,在摸索中前进。

         回忆起最初考古的日子,叶修笑得有点怀念,但他的样子看起来光芒万丈。
   
         叶修刚到列屏群山的时候,由于考古队都是些只有理论没有经验的老学究,也就叶修和副队两个算得上是比较跳脱的年轻人。于是在完成了前期工作之后,叶修就和吴雪峰两个人混进一支盗墓小队里偷师。半年之后跟那支盗墓小队的队长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并成功策反了那支队伍。我们现在见到的很多实用的考古工具都是出自这位盗墓队长之手。
   

         “他叫苏沐秋,是一个真正的考古天才。我们那时候下田野可比现在有意思多了,那时候列屏群山大家都是摸索中进度慢,我、雪峰、沐秋我们三个人关系好就满山遍野的折腾。沐秋精力好,抓兔子、抓野鸡、捕鱼什么的,雪峰负责烹饪,我什么也不会,就打打水负责吃。我现在闭着眼睛都能在列屏群山找到路,哦,不过听说现在已经开发过了吧,周边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吧,太久没去过了。”
   

         列屏群山的考古工作因为苏沐秋的加入,推进得很顺利,叶修强有力的文保意识和历史与艺术知识也为修复文物及鉴定列屏群山的历史时期提供了专业的保障。

   
         到列屏群山发掘的后期,共和国爆发了银色革命,荣耀上下无数的文化工作者被卷入其中。考古又以尤其敏感的工作特性被纳入到浪潮中去,所有的文化工作都因此停滞不前。因此列屏群山的收尾工作一直到银色革命结束之后才得以重新开展,也导致列屏群山的不少文物遭到了不可逆的损失。叶修也在那次革命中遭到了一定程度的迫害。

   
         但在革命中叶修无所畏惧的据理力争,有的放矢的周旋为列屏群山能完整的保留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很遗憾,银色革命刚开始不久沐秋就死了。革命之后我跟雪峰重新组建了队伍开展起收尾工作。其实银色革命结束之后迅速铺开的恰克镇遗址和多拉竞技场都是在银色革命最如火如荼的时候悄悄开展起来的。本来想私自组队去列屏群山收尾,可惜那时候上面盯几个考古点盯得严。我记得那时候韩老师手头上的项目也受到影响了的吧。好在后来冯主席勇于担当,给了这几个遗址的发掘一路绿灯。不过可惜,雪峰也在革命中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身体的健康状况大不如前,多拉竞技场之后就离开考古届了。”

   
         苏沐秋和吴雪峰两个人是叶修考古生涯里非常重要的两个人,既是非常重要的伙伴又是他的领路人。
   

         来采访叶修之前,我们也电话联系了吴雪峰前辈,作为叶老师的师兄和朋友,他对叶老师今日之成就表示骄傲。

   
         电话里吴前辈说,阿修是我见过最坚韧顽强心胸广阔的人。那时候银色革命,太多的朋友受不住压力而离开,唯独他顽强的走过来,还能重新开始。如果不是他我可能撑不到革命结束。跟这样的人共事过是我一生的荣光。
   

         “吴师兄这么说?当年啊,他跟沐秋两个不联手亏我作弄我就算谢天谢地了。你们都说哥嘲讽,哥这个技能是跟着他俩混的那些年被迫点亮的。哥原本是一个单纯不做作的少年,现在这风格都是被他们拐跑的。还有他居然这么谦虚,他一直是我人生路上很重要的领路人,什么撑不到最后,如果当真撑不过也是因为保护我。小朋友别听他瞎说,啊。”

   
    教科书和田野考古手册
   
        
         这个黄金时代跟苏喻黄肖等人无关,而是叶修眼中的共和国的黄金时代。

   
         银色革命过后,被压抑的不屈服的人们纷纷投身于热爱的事业。考古行业加入了很多新鲜人,被我们称之为黄金一代的考古专家都是那之后加入行业的。
   
   
        但那时候,不管是学校还是各大考古所,对于系统的教科书都很稀缺。大量涌入的新人也导致了行业的混乱无序,不少珍贵的文物因为采取的保护措施不恰当而损毁。
   
   
         叶修就在这个时候,完成了多拉竞技场的发掘工作之后开始把重心转移到了编写系统专业的教科书和考古手册上来。这也成为他后来被诟病本末倒置没有考古实绩,以至于在学校派系争斗中被用以打击他的理由。
   
   
         还记得那时候铺天盖地都说他沽名钓誉,甚至学院里不少他花费心血教育的学生也跟着起哄,说他已经再也没有田野考古的能力了,只能坐在办公室研究所吃吃老本了。
   
   
         叶修不辩解,也不妥协,毅然决然离开了他一手创建的考古研究所和B大考古系。
   
   
         对于叶修来说,这并不能打击到他对于考古的热情。银色革命尚且不能打击到他笔直的脊梁,更何况这不过一场小范围的打击。
   
  
          “其实可以理解,什么东西要前进发展,这个过程必然会伴随着曲折和痛苦。”
   
  
          道理是没错,只是这过程有的人熬得过大多数人不能,而叶修,他说的云淡风轻,在他看来走过这个过程只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值得为之炫耀自豪。
   
   
         他是这个行业的奠基人,也是领域里的领路人,他的存在如同一座灯塔,只要看着他就不会迷失航向。
   
   
         他编写的教科书至今仍然是荣耀优秀教科书,田野考古手册也帮助不少新人度过一开始的无所适从。但他自己却觉得教科书应该重新修订了,如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技术手段,老守着过去的那一套是行不通的。
   
   
         显然叶修并不是一个因循守旧的人,相反他非常与时俱进,也从来不轻视年轻人和新鲜事。
   
  
          “当时为什么想着放下考古工作去编写教科书。”
   
   
         “教科书当然是必须的,一个专业没有系统科学的体系是发展不长久的。考古也不说放下,只是韩老师、王老师他们也都很出色。再说哥都已经三个考古重大发现了,总要给年轻人点机会吧。”
   
   
         叶修他实在是个可爱可敬的人。
   
   
         “为什么这些年从来不发表个人言论也不开课题,我们都知道学院的老师大多都要开课题。”
   
   
         “恩?为什么?”
   
   
         叶修这一问问住了我,因为这是一个社会普遍现象所以我们就认为理所当然了,不这么做反而是异类。可是这个行业为什么一定要发表个人言论、开课题,却没有人去想过。
   
   
         叶修是个纯粹的人,但是他纯粹至此,不知道我说他有无与伦比的决心和毅力恰不恰当,可能在他看来这也根本不是什么需要决心和自己才能完成的事情。
   
   
         叶修就是我小时候最想成为的那种大人,幽默睿智又不虚伪世故。他与小孩子也没有距离。
   
   
         他是十分清醒的人,诋毁或者赞誉都不能动摇他的意志改变他的初衷,他的眼里永远灿烂光明。初心不负大抵就是叶修这个样子。

荣耀的,世界的
   
   
         发掘空中陵墓的时候正是叶修被同僚排挤走投无路的时候,这也导致空中陵墓的面世时间被推迟了两年。否则以叶修在行业的声誉,组建一支最好的考古队,拥有最先进的考古器材都不是难事。空中陵墓的发掘工作在一开始也不至于举步维艰。
   
   
         在这举步维艰的过程中叶修开创性的利用民众的力量,将考古普及到了空中陵墓周边的区域。
   
   
         如今空中陵墓所在的县被称为考古县,县城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头头是道的讲一点考古的道理,讲得十分的专业。
   
  
         “当时为什么想到将考古全县推广,是有什么打算吗?”
   
   
         “没钱啊,技术人员我们请不起,可不就只能发动群众的力量吗。”
   
   
         我企图让叶修说出我想要的话,这样专访就有了思想内容,有了高度。可是叶修偏偏就是不走寻常路,也拒绝这种高帽子,他的理由直白简单,就是没钱。
   
   
         因为没钱,他不得不一步步的谨慎推进着发掘进度,空中陵墓发掘工作一开始的时候竟像回到了考古之初。
   
   
         像是又不是。
   
   
         比最初好的是叶修有足够多的经验和技术,不用再像以前一样摸索前进。不好的是叶修身边已经没有像苏沐秋和吴雪峰这样可靠的伙伴可以和他分担。
   
   
         “那时候您为什么没有想过联络什么人寻求帮助呢?”
   
   
         “有啊,你们不是都称为考古县了吗?全县的人呢,还不够。”
   
   
         “叶老师……”我真的快哭出来了。
   
  
         “喝点儿水喝点儿水,年轻人不要这么丧气。那时候大家手里都有项目,你看后来我不是也找少天他们来帮忙了吗。”叶修笑呵呵。

         “那个也算吗……”我尤自挣扎。黄少天确实是考古届黄金一代的台柱之一,看似天马行空的风格来自于扎实深厚的知识素养。空中陵墓第一阶段,黄少天确实悄悄去给叶修帮了把手。

         “诶~怎么不算。年轻人不要小看这些小事啊,少天这个忙虽然对他来说是个小忙,但对当时的空中陵墓考古队来说他确实是不二人选。没有前面这些铺垫又怎么一步步往后推进。”
   
   
         叶修虽然说起他自己的事总是三言两语的打太极,但一旦说到考古的专业,他就侃侃而谈毫不藏私,面对我这种毫无考古知识的在外行他也解释得很耐心,并且一个深奥的名词也没用。
   
   
         “听说空中陵墓在世界上也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您马上要率队去苏黎世考古峰会,那么接下来的行程有什么打算呢?”我问叶修。
   
   
         “拿个世界十大考古发现回来?”叶修歪头笑,“好好好,不逗你,我估摸着应该比十大考古发现还要了不起,恩,要不世界第九大奇迹,可以的吧。我们荣耀的技术,带出去让大家涨涨见识。再带小朋友出去开开眼界,看看对修订教科书有没有帮助。”
   
   
         “不是您修订啊。”
   
   
        “我是艺术系的老师,怎么好跑去管韩老师他们的事情,让小邱和小乔他们弄,他俩不是在考古系当助教吗。”
   
   
         叶修是个非常自信的人,可是并不傲慢反而处处透着不经意的温柔。
   
   
         刚认识叶修的时候我常常想,他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认识多了就能慢慢了解到,他自信是因为足够强大。
   
   
         就像现在他信誓旦旦的说,要拿个世界第九大奇迹。听着像是天方夜谭,但其实他对自己有足够的认识。有的人把强大当做资本,叶修却把强大当做手段,在漫长的岁月中打磨着自己的品质,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他足够清醒却又比任何人都坚信理想,他嘲讽但又诚恳庄重,他漫不经心又温柔热烈,他执念但不执迷,一番跌宕仍坦坦荡荡光风霁月。他把一切的期盼和坚持都藏在细节里,在时间里慢慢融合成身上的气质,朴素并辉煌。
   
   
一则花絮:

         我们摄影师看到叶老师的会客区说叶老师好贴心,整个工作室简简单单(其实是乱糟糟)这里特意弄得挺舒服。

         叶老师听了笑着摆手,这其实是我抽烟的地方,他们学生们特意给我布置的,说这些花啊朵啊放这儿好,茶也是他们买的。
   
         完美打碎了我们摄影师对于叶老师收拾出来一个如此温馨的地方用来招待来客的感动。
   
         叶老师不经意间的嘲讽也扎心。

    二则花絮
   
         当叶老师说出理由很简单,就是没钱的时候,我已经快哭了,感受到了摄影师的扎心。
   
         “您就不能好好回答让我这稿子交差吗?没钱这个原因我怎么写。”我哭诉。
   
         “恩,这样啊,”叶老师摸摸下巴想了想,“照实写,别怕。”
   
         那句别怕有点苏,但是,这不是苏的时候啊!摔!

    三则花絮:
   
         文章写完之后,我拿去给叶老师看,打算对于文章中出现太多其他的人事而显得不太像一篇正经专访稿作说明。
   
         叶老师听完笑着点头,这样是对的,考古可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事情。一个人,也不可能摈弃旁人来谈成长,他们都是我考古路上非常重要的朋友。
   
         我实在是太爱他了。

   
#花絮比正文有趣系列#

#采访叶修太难了#

#摔!#